利特奎因

啊啊啊啊要给鱼鱼做校对了好紧张🙈🙈,以及给你们一点文透就是真的所有文都超级可爱!!!我要抢前十拿情书了!!!!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本***宣***

乡亲们好,我又来了~这次终于要占tag说一说手·册的YS(预·售)!

首先我已经跟TB商量好了,YS时间不变,不管发生多少CD的事~

没错,这次要出的手·册叫《盾冬教你如何“做”朋友》(封面见P1)&《找对象可不能太虎》(封面见P2),使用说明书见P3(一定要看啊!)(更改:合集字数:28-30W~,口袋本字数:6W,校对:咚,排版:没信号工作室)

YS时间:4.14(本周星期六)晚上8点--5.21凌晨

YS地址☞点这里可以提前加入Shopping Car!!(4月14号晚上8点开始)

特典☞钥匙扣(真的超级无敌可爱的!!!!)

试阅☞短篇&一发完合集新刊的收录篇目

高亮☞🌝说明&答疑🌚(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先看看这个!)

福利☞前十购全套将有咸鱼手写情书书!

          所有合集都赠送8张彩色明信片!

          本次的优惠方案(具体看P3)

艾特我的staff们: @BlueErx右辰 @西谷公子  @没信号工作室 @蜂蜜芥末冰阔落 @垃圾堆放处(咚) @拔丝Laputa   @die Utopie  @赶稿中的蟲  @米花 @一襟袍泽,超级感谢你们❤

之前请我艾特的北鼻们我会慢慢在评论区艾特,打扰啦,谢谢支持❤

垃圾脑洞    八成不会写

真的不信了,看你会不会屏蔽我第四次,我都已经不打tag了,脑洞都不让我放吗🌚

Girls

雷 双性 ooc 垃圾堆放

      他飞快脱下来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把它们皱巴巴地丢在地板上,那件裙子是加大码的,Steve为了找到它肯定花了不少力气。他小心翼翼地拉开柔软织物的拉链,边角的蕾丝轻轻划过皮肤留下一片暧昧的微痒。

    有人轻轻敲门:“Bucky,衣服还合身吗?”

    Bucky见过女孩儿们穿裙子,她们的腰肢都十分纤细柔软,看起来比什么都美丽,而裙摆晃动的时候总能把他们这种青少年的目光牵得死死的。他深呼吸着,把手套进袖子里,那些布料立刻贴上来裹着他的皮肤。

    “我够不着拉链——”

    门被推开了。他背对着对方,而Steve只是先上前从后面抱住了他。少年干燥柔软的嘴唇贴着他颈部的皮肤,呼吸在他耳边颤动着:“你真的很美,Buck。”

    他几乎有些想要哭出来了。Steve退开一步,手轻轻扯着拉链的两边。随着两边布料逐渐合为一片,胸前被束缚贴合的触感越加强烈, 而他的大腿仍然微微打着颤。

    “我有时候真希望自己是乔尔乔纳。”Steve说,“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美,如果我可以把你画下来就好了。”

    他的手一路下滑。Bucky的裙底下是他送的女士蕾丝内.裤 ,它轻薄到不需要扒开就能感受到那块秘密之处的湿润。Bucky转过头来讨一个吻,而Steve毫无犹豫地热烈地吻了下去。他的手指将内裤扒拉开一条缝隙,一根食指缓慢揉弄着已经湿润的肥/厚的两片阴.唇。那处雌/穴相当敏感,又热又紧得吞进Steve一根手指。Bucky的眼眶湿润了,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在这个十八岁将自己送给Steve。

    “我很喜欢这个礼物,Steve,谢谢。”Bucky呢喃着说,而Steve只是继续吻着他。他知道自己下面湿透了,他很快就要把那条内裤打湿了。

    他即将成为Steve独一无二的女孩了。 

   

【盾冬】Six Feet Under六尺之下 01

那只狼人有点特别,他渗入猎人Bucky Barnes的生活太快了,而且猎人和狼人一起公路旅行也很奇怪。

狼人!Steve/猎人!Bucky 参照SPN设定,狼人部分有私设

————————————————————————————

    他知道那头狼人还在跟着他。

    倘若他是一个习惯群体活动的猎人,也许他会想办法把那只狼人干掉。但Bucky习惯独居生活已经很久了,而对方的举动仅仅限于观察和示好。有时他回到破烂的小公寓桌子上会放着水果和食物,偶尔会是一些他也许用得到的特殊材料。猎人总是有些钱袋窘迫,于是Bucky毫无愧意地收下了。

    对方仍然只是远远看着他,作为一只怪物他奇异地充满着温和,这有点不合常理。Bucky有一次被困在了恶魔的符文陷阱里,那只狼人用拳头就把刻着符文的墙壁击了个粉碎,然后在Bucky还在尘土里喘息的时候就跑得远远的。

    喔,他还知道如何对付恶魔。

    这只成年狼人即使没有兽化也显得强壮和过度有力。对方观察他,Bucky也观察对方。那只狼人在没有兽化的时候是个英俊的金发男人,眼珠子泛蓝,光线偏移时瞳孔散出像狼一样的绿色。有时Bucky去小酒馆里喝酒能看到对方小心翼翼跟着他,只不过永远隔着散发酒精气味的一大段距离。缩着肩膀窝在那些简陋木头椅子上的狼人看起来完全没有攻击性,偶尔擦过的目光温和的像Nick Fury那个半瞎老猎人家刚出生的一窝狗崽。

    他居然把一只狼人比喻成狗崽。Bucky喝醉了以后笑嘻嘻地想。他后来冲对方躲藏的树放了两枪银子弹,对方消失了。Bucky还颇为伤感地想过他再也见不到这么帅气的狼人了,也许他兽化的时候不会像其它狼人那么丑。

    直到狼人又一次救了他。

    Bucky在一次和水妖的较量中被拽下了河,猎人左手臂的伤痛在逐渐变冷的秋天里愈发肆无忌惮。湖水又湿又冷,水草缠着他的脚,水妖灰绿的脸离他咫尺之距。Bucky的肺部在呛水和缺氧的压迫下火辣辣地发疼,朦胧中他看见水妖的脑袋被尖利的牙齿咬穿,一具逐渐靠近的有些过度滚烫的身体将他拽出了水面。

    秋天有些寒冷,在靠北边的明尼苏达州则更为明显。湖边的草都过早枯干了,踩上去沙沙作响,偶尔会有干掉的枝茎碎裂的声音。Bucky全身湿淋淋地蜷在草地上打颤,每一次深呼吸都能感受到呛进肺部的水刮过自己的嗓子。

    他的肌肉在发软,失温状态下他的手脚都发麻。于是Bucky咬着牙向那只狼人的方向蹭过去。对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像是想要再一次逃跑。

    “我会因为体温过低而休克。”Bucky近乎乞求地看着他,艰难地从嗓子里发出声音:“所以,求你――”

    狼人脱下了那件看上去过度单薄的上衣,两条强壮有力的手臂揽过了他。接触到狼人炎热皮肤的一瞬间Bucky舒服地打了个颤,他脱掉了那件湿透了的法兰绒衬衫蜷起来,心想如果自己今晚没有发烧的话应该拉狼人去喝一杯酒。

    “我叫Bucky。”他自我介绍道。对方的眉毛纠在一起,看着他的眼神被Bucky解读出了难过的含义。

 

   “Steve。”

    狼人愈加揽紧了猎人,Bucky懒得去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在一个十一月在某个湖边和一只狼人相拥取暖的事,他的注意力全被对方的胸口吸引走了。他伸出一只手指往对方胸膛戳了戳,Steve困惑地低下头看他。

    Bucky傻笑起来:“兄弟,你的胸肌练得真好。”

    他们两个一起上路,Steve说要关照他的伤。对方是个没有攻击性的狼人,Bucky丝毫不会觉得带Steve一起猎鬼有什么不妥,反正Steve总会跟着他,Bucky也懒得去问他固执的跟踪癖是带着什么意图。

    “你不抽烟吧?”Bucky问他,Steve摇了摇头,Bucky一脚踩下了油门。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了狼人对气味的敏感性,没有一只狼人会喜欢烟。

    至于为什么会将Steve首要放在一个人类的定义上,Bucky将一切原因归咎于Steve太不像一个狼人,他甚至没有那股怪怪的腥臭味。

    他们从圣克劳德进发去埃尔博莱克调查一个灵异失踪案,走94号公路。经过索克森特的时候他们找了个汽车旅馆,Bucky买了点威士忌,路上就喝了不少。他撞开门的时候酒瓶碰在门框上撞了个粉碎,空气里愈加厚重的酒精味让猎人感到头晕目眩,他勉强走了几步扒在了浴室的门边。

    “Steve——我要吐了——”

    他当然吐了,然后Steve无奈地裹着一块浴巾就把他拖进了浴室。他趴在马桶边缘干呕,狼人蹲在一旁轻轻拍着他的背,稍微好受一点的时候Steve不言一发地跨过他用纸巾清理那些地板上的秽物。Bucky脑子有点懵,胃酸涌上来燎得嗓子发疼,他愣愣地看着对方蹲下来清理呕吐物的样子,说:“我总觉得你好像在做一件很熟练的事情。”

    这句话来的没头没脑,Bucky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句话来。Steve神色自若地把那一团纸巾丢进纸篓又洗了个手,只是和他说热水只供应到九点半,Bucky应该抓紧洗澡了。

    那天晚上很冷,大约只有42华氏度。旅馆的被子太薄,bucky又莫名地怕冷,他手脚冰凉地将自己蜷成一团,而Steve睡得十分安稳。最后猎人咬了咬牙猛地掀开了床褥,空气把他激得一抖,他钻上了狼人的那张床。Steve半梦半醒地把他搂进怀里甚至没有完全清醒,动作自然地像是已成为肌肉记忆。

    Bucky曾经在电话里和朗姆洛说过这事。朗姆洛曾经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为了养活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总是接一些酬劳丰富却危险的活,结果有一次被鬼魂推下了楼梯摔断了腿。“这很奇怪,士兵。”他总这么称呼bucky。“哪怕他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我相信你也不会随便邀请他上路,更何况钻进对方的被窝。”

    他告诫bucky对怪物总归不要太过信任。

    bucky没把这话放在心上。steve是如此的像一个人类,他的金发,他温顺的目光,坐在副驾驶上的样子就像他本该一直坐在那一样。他的触碰和接触对Bucky来说都显得无比熟悉,那些不经意间就显得有些逾越的搭肩搂抱如果Bucky不去刻意回想的话就显得极其自然,甚至对付怪物的时候Steve总能知道Bucky到底想要哪一把枪或者是刻着哪种花纹的小刀。

    他们明明只相处了一周。但Bucky毫无疑问地喜欢Steve。

    他们去晚了,一对猎人兄弟早将女鬼的遗骸撒上盐烧了个精光。埃尔博莱克的案子解决了,Bucky干脆沿着公路打算一直把车开向北达科他州。他往后备箱塞了一箱子啤酒,Steve则默不作声地将前座漏掉的垃圾食品残渣收拾出去。

    Bucky没问既然是像古怪公路旅行一样的日子Steve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和他做伴,事实上他觉得这个问题一旦问出口也许对方就会突然回过神来然后走开。不论怎么说,Bucky的工作正是“捕猎”Steve这类的怪物,尽管他从内心深处对Steve那股莫名其妙的喜欢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类。他第一次看到Steve就意识到对方对他的吸引力有那么点特殊。

    他们一口气开了四百公里并欣赏到了极其美丽的黄昏,到加油站的时候Bucky迫不及待地要去厕所释放自己的膀胱,一逼近晚上气温就飞速下降,水龙头的水把他的手冻得有些发痛。出来的时候Steve正在便利店结单,他戴着一顶鸭舌帽,手里拿着矿泉水和一个塑料壳子套子包装的东西,Bucky看见他时正好瞧见日落的光从侧面把Steve整个人罩得英俊又温暖。

    Bucky感到自己的手脚突然酥麻起来——暖流从心脏的部分一直蔓延至全身。Steve瞧见他了,过来时很自然地将Bucky的手握着揣进了自己的衣兜。Bucky自己也弄不清楚这类动作是不是该算作是安全距离的禁区,但Steve做的并没让他感觉突兀,他的心脏还在砰砰乱跳呢。Bucky不吭声,Steve的体温弄得他很舒服,直到指尖回温Steve才放开。

    他们进了车里,Steve把那个东西塞过来了:“这是给你的。”

    那是一支润唇膏,算不上高档,包装上涂着孩子气的卡通图案。Bucky抬起眼皮从睫毛下面看他,挑着眉毛:“你给我买润唇膏?”

    Steve整张脸都从他的眼睑开始粉起来了。他手忙脚乱地解释:“我看到你嘴起死皮了,而且你总是舔嘴唇,所以我想……”

    Bucky快速地拆了包装。他拿起那支唇膏在自己嘴唇上涂了一圈能直到那些柔软的油脂填充了那些死皮间的缝隙。他靠近对方,眼睛里亮晶晶的。

    “你想试试吗?”Bucky问。

    Steve显然没弄懂Bucky的意图,他又露出那种小狗一样的表情了。“什么?”Steve有些犹豫地问。

    下一秒他被吻住了,但那只是个轻得有些有份的吻。Bucky的嘴唇擦过他的,那一瞬间有温热气息拂过然后飞快离开。Bucky的嘴唇确实起了死皮,但越过有些干涸的表面Steve仍然能感受到那底下的一篇柔软,像是小心翼翼地堆积着蓬松的细絮。

    “当然是感受一下唇膏的效果了。”Bucky说,眨眨眼睛。

跨年活动——B站盾冬网上三连映

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最后变成我直播了……??哎反正大家新年快乐吧(非常迟的新年快乐)

黄色废料生产基地:

黄色废料生产基地2018跨年活动——B站盾冬网上三连映。
打开B站点击直播,在直播搜索栏搜索房间号:4318645。6点开始播队1。【已经开始半小时了哦】
欢迎来一起来玩刷弹幕一起聊天。一切问题问群里的管理员。
【不要刷礼物!!不是我们的号,是我们借的。】


特别鸣谢: @梳子同學
                 @初雨的初雨
                 @这是一个用来发车的小号 
                 @清虚客

满载 (上)

和  @格文洛夫 以及日暮的联文

互相暗恋的炮友关系,TJ想要Curtis调教他

Warning:DS游戏,柯tj



    TJ咬着嘴唇看他以为会迎来第二次拒绝,可Curtis就只是看着他,目光慎重又带着一丝无法确认。“你真的想要这些吗?”Curtis说,他的声音低沉又危险可这一瞬间就像手枪磨过天鹅绒地毯一样挠过TJ的心。一阵狂喜漫过,TJ意识到这是Curtis同意的另一种说法。

    “当然了。”他站起了身吻上Curtis的嘴唇,“事实上我正迫不及待去享受你掌控我的时刻。”

    Curtis接受了那个吻,而他就真的只是接受——TJ小心翼翼地舔过Curtis的嘴唇,然后怯生生地尝试用舌头撬开对方的牙齿。他失败了。Curtis并没有让他得偿所愿,而只是垂下眼皮以一种狩猎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人仿佛下一秒要将他开膛破肚。TJ的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瑟瑟发抖可他的大脑莫名兴奋,他意识到游戏已经开始了。

    “男孩。”Curtis说,“保护好你的膝盖。然后,跪下。”

全文走或者是石墨

会不会有下真的不确定(。

假如九头蛇boss是美国队长

一个清奇脑洞
(蛇盾注意!没有逻辑,仅做脑洞存档用)

阿詹掉下火车被九头蛇捡到后带回九头蛇营地,醒来后发现幕后boss是美国队长,他很生气。

他爱史蒂乎,但是他也是巴恩斯中士,不能叛国。

蛇盾也很矛盾,他很爱阿詹,他也知道阿詹不会加入九头蛇,但是他不想放阿詹走,而且阿詹已经装上了机械手臂需要适应和调整,还不能让他泄露基地位置。

于是阿詹留了下来,蛇盾假装没看到给阿詹洗脑的提议方案。

在九头蛇基地,阿詹肆无忌惮搞破坏,蛇盾宠得无法无天。

今天阿詹说要适应新手臂,撕了一架飞机,

明天就说看谁不顺眼,把对方揍得半身不遂。

直到有一天,阿詹和蛇盾吵架当着所有特工的面打了他们的老板,终于在众人强烈抗议下,蛇盾信誓旦旦说要惩罚詹把他投入牢狱。

“把我房间隔壁的那个屋子收拾成牢房,加上地暖和毯子,被子换厚换软一点。有没有咖啡机,买一个放进去。”

阿詹喜滋滋过上了白天看电视剧泡咖啡晚上夜生活滋润的日子。

“长官,有人进去玩新出的激光武器,刚转换的能源都被用完了!我们查了监控录像,确认打晕看守进武器库的是囚犯james。”

“不是我!”阿詹理不直气也壮

“我相信bucky,你们再去找找嫌疑犯。”

“???”监控里那个人明明就有金属手臂啊??

蛇盾选择性失明。

#论九头蛇是怎么作没的